<progress id="llvxx"></progress>
<ins id="llvxx"><strike id="llvxx"></strike></ins>
<cite id="llvxx"><span id="llvxx"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llvxx"><dl id="llvxx"></dl></cite><var id="llvxx"></var>
<ins id="llvxx"></ins>
<thead id="llvxx"><dl id="llvxx"></dl></thead>
<thead id="llvxx"></thead>
<menuitem id="llvxx"><dl id="llvxx"></dl></menuitem>
<cite id="llvxx"><dl id="llvxx"></dl></cite>
<var id="llvxx"></var><menuitem id="llvxx"></menuitem>
<thead id="llvxx"></thead>
<cite id="llvxx"><span id="llvxx"><thead id="llvxx"></thead></span></cite><cite id="llvxx"><dl id="llvxx"><listing id="llvxx"></listing></dl></cite>
<menuitem id="llvxx"></menuitem>
<cite id="llvxx"></cite>
<thead id="llvxx"></thead>
<thead id="llvxx"><ruby id="llvxx"><listing id="llvxx"></listing></ruby></thead>
<cite id="llvxx"><dl id="llvxx"></dl></cite>
<menuitem id="llvxx"></menuitem>
<cite id="llvxx"></cite>
<del id="llvxx"><strike id="llvxx"></strike></del>
<ins id="llvxx"></ins><ins id="llvxx"></ins>
<var id="llvxx"><video id="llvxx"><thead id="llvxx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menuitem id="llvxx"><strike id="llvxx"><menuitem id="llvxx"></menuitem></strike></menuitem>
<ins id="llvxx"></ins>
<cite id="llvxx"></cite>
<ins id="llvxx"><noframes id="llvxx"><menuitem id="llvxx"></menuitem>
      <thead id="llvxx"></thead>

      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學習專欄 > 課程精華

      為什么說“共享制股改”是中國的第三次制度紅利?

      時間:2017-10-09 來源:慧聰書院
      分享到:

      首先,怎樣來看股改,股改將給企業帶來什么?


      在企業過去的利潤中,分為兩種利潤,一個是技術進步取得的利潤、一個是經營管理帶來的利潤,而這兩種方式在長期的互相搶奪中已經做的很累了。那么對人類來說,還有一種紅利,叫制度紅利,比如,人類從奴隸制度向封建制度的過度,從農耕經濟向工業化的過度,這些制度的變革是普遍的、偉大的,從根本上改變人類財富分配規則、生活規則和精神文明。


      工業化社會是資本的制度,信息化社會是知識經濟的制度。我們要用知識經濟的制度來全面替代工業化社會的資本制度,從資本的一股獨大改變為“資本和知識”共享企業利潤。這種制度會從根本上改變人類財富的分配規則。


      現在工業化社會財富分配的根本原則是什么呢?以資為主,員工拿工資,老板拿利潤,所以工資多了利潤就少,利潤要想增多就必須限制員工的工資,因而工業化社會的基本矛盾就是勞資矛盾。老板和員工之間的這種勞資矛盾,是本質上的矛盾,是不可替代的矛盾,是對抗性的矛盾。毛澤東把它成為階級矛盾,而現在西方把它成為勞資矛盾。我常跟老板們說,有兩個基本問題,你想一想,第一:如果你的公司建立到今天,有能力的人一個都不離開公司,你的公司會有多大?第二:假如你公司的員工干公司的活,像干他們家的活一樣努力,你的公司會有多強?可現實中的問題往往是有能力的人走了,出去創業了。窩囊的人留在這兒,吃你的、喝你的,還罵你,這就是制度上造成的矛盾。


      我們要做的股改,事實上是要拿到一種制度紅利,這是因為制度具有超前性和合理性。中國走到今天已經有兩次制度紅利,第一次是包產到戶,包產到戶就標志著農民是給自己種地了。所以每畝地就從原來的打200斤到400斤糧食,這個制度紅利的變革使農民能吃上飯,不至于餓死。


      第二次制度紅利,那是在國企改制的同時我們國家允許私營企業的建立。大量私營企業的建立使企業效率提高,很多時候,國營企業花10000元錢做不到的事兒,民營企業花1000元不但做到了,還做得更好,這一次制度紅利的取得依然是空前的。這兩次制度紅利,使中國變成了世界的強國。


      但是這兩次制度紅利本質上都是恢復性的改革,因為包產到戶是自打唐朝的時候就有了,而私營企業也是在民國的時候就大量存在了。而我們今天要進行的改革,要取得的制度紅利,是要創造一種新型的工業化社會。這一點,包括美國和歐洲,他們也沒有從理性上認識到其重要性。


      今天我們講的股改,是建立共享制的股改,而不是在代理制的范圍內做修修補補的股改,它是一種根本的制度股改。對共享制股改,我本身的認識源自于從1982年大學畢業到90年代下海前的這8年,源自于我在內蒙黨委研究室和國家體改所做的研究,所以,我是帶著這個理論來下海經商的。我的慧聰的建立,也是基于這種理論建立的。慧聰建立已經20多年了,上市也已經有了13年的歷程。在這20多年的過程中,慧聰就是用勞動股份制得以存在、發展和壯大的。最初建慧聰,我們確定了勞動股份制的方式,確定了身股為大的制度。我們當時出錢的人有5個,但是按當時公司的章程規定,出錢的5個人只能拿公司分紅的30%,把另外70%分給那些出不了錢,也就是不擁有銀股的員工。大家注意,銀股是出錢獲得的,而身股是你努力勞動獲得的。


      今天中國的大多數企業,缺少什么?缺少的不是資本,而是員工努力工作的態度和對企業的忠誠。所以勞動股份制讓慧聰得以迅速發展。當時我們給員工分錢,分的非常多。我從來不覺得掙錢是個難事,在我的公司經營中,我一直認為掙錢容易、花錢難啊!花錢就是分錢,錢分不好,能干的人走了,員工不努力,你不就全完了嗎?!所以是掙錢容易,分錢難!掙錢的事情,其實是由員工來負責的,而分錢的事情,是由老板來決定的。所以老板這個位置最重要的工作,不是掙錢,而是分錢。分錢的工作將一直伴隨著老板的工作走下去。


      2003年慧聰在香港上市,就是一次重大的分錢。上市的時候,我們產生了126個百萬富翁,那個時候,一百萬在北京也可以買兩套房子啊。慧聰讓員工這些年,從期權中拿到的收入應該超過30億港幣,慧聰上市以后,我兼并收購了幾十家公司,其中最大的是中關村在線,并購資金達十幾個億,還有一家商業銀行,我們都是用身股與銀股結合,身股為大的制度來實行的兼并收購。所以,目前一般的兼并收購的成功率只有30%,甚至更低,而慧聰兼并收購的成功率卻超過了70%。


      2016年初,在香港人民幣貶值的時候出現了大規模的股市滑跌的時候,我們對公司進行了一次巨大的股改,也就是把慧聰一個大公司分成了20多個利潤中心,讓每個利潤中心的老總自愿地把你前些年掙到的錢進行MBO。這樣一來,我們的MBO很快就做完了,這個MBO的最高比例做到了40%,可以告訴大家,所有部門都做到了40%的MBO。大家都知道MBO是要拿回大量資金的,而我們的員工不但有錢并且還愿意拿出錢來。這說明慧聰的股改是深入人心的,當時慧聰的股價掉的很低,只有3.6元,我們按3.8元給員工增發了6億股期權,也就意味著這個股票給你的價格是3.8元,你將來賣了股票,超過3.8元的部分就是你的,那今天慧聰的股票基本穩定在6.8元左右,也就是6億股期權,每一股給了員工3元的收益,那么一共就是18個億的期權收益。這18個億的期權收入,既不是我給的也不是員工給的,而是資本市場給的,完全合理。


      慧聰依靠“共享制”走了20多年,我也對大量的其他企業進行了股改幫扶,而每一次股改都有新的內容、新的方向,都在對一批又一批的員工進行著有效的激勵。

      陕西体育彩票11选5走势图